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三十章 心理咨询师

    “你们在干什么?”周子言心中的愤怒再也忍耐不住,冷冷的问道。

    此时的席希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楚林正搂着她安慰着,就算楚林是来救她的,又用不着这么亲密吧。

    屋子里的光线已经比外面还要暗了,暗的都快要看不清人的脸,周子言一来,他的两个手下便跟了过来,强光灯立刻开启,将屋内的景象给照了个一清二楚。

    楚林和席希都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但他们没想到来的人会是周子言,尤其是席希,她还以为是之前的那个壮汉回来了。

    “周先生也来了,我也是刚刚找到席小姐的。”

    任楚林再觉得光明磊落,此时也不得不远离了席希。

    周子言心里在想什么任谁都能够猜出来了,楚林刚才和席希的动作实在是太过亲密,他的第一反应变是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再加上他原先就怀疑过他们,此时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楚先生以后最好还要不要跟我们家席希联系了,她的事情也不用你再管了。”

    周子言虽然是在跟楚林说话,眼睛却狠狠的盯在席希的身上,席希被他盯得背冀发凉。

    “楚先生,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要跟他单独谈谈。”

    席希嗫嚅的说道,她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却没想到此时又来了个周子言,她不想牵连楚林,更不想周子言再对楚林说出什么不好的话,以她对周子言的了解,现在的他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楚林本来想周子言辩解几句的,他看了看席希还是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周子言和席希两个人,门被关上了。

    周子言一言不发,他在等席希给她解释,此时他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良久,席希开口打破了觉默:“我们离婚吧!”!%^*

    她现在很害怕,不仅仅是怕周子言的暴露,更是怕张筱雨以后还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来,就算那个壮汉没说,她也猜得到是张筱雨所为了。

    她不是不想跟周子言离婚,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而已,今天正好是个机会。

    周子言气得一把抓住席希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你想离婚?你弟弟的命不想要了是吗?”

    他使出了席希最害怕的一招,那就是用时磊的性命相要挟。

    果然,席希立刻崩溃,所以有决心在时磊的性命面前都变得不值一提,“你既然不相信我,又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想走?你欠弯弯的债怎么还?”

    “是不是我一直给她输血直到她醒来,你就肯放我和时磊自由?”她问。

    周子言嘴角露出一抹狠厉的笑,暂且就把这个当成了席姐姐弟获得自由的条件答应了下来。

    楚林等在外面许久终于见周子言从里面出来,他看了周子言一眼,一言不发的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

    楚林进到屋内,发现席希衣衫不整,一个人呆在墙角瑟瑟发抖,心中已经明了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他刚才在门外已经听到了周子言和席希的话,知道了原来他们之间是这种关系,“你没事吧?这个周子言简直就是个畜生!”

    他以为周子言只是对席希不好而已,却没想到周子言对她不仅仅是一般的不好,居然还把她当成了席弯弯的血袋,专门用来给席弯弯输血。

    席希摇了摇头,她现在很累,“送我回去!”

    楚林也知道席希现在的精神状态不好,把自己的外套搭在她的身上之后,便默默的开车带她回了剧组。

    一间酒吧里,楚林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喝酒,看起来楚林已经喝了不少了,可是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楚林,你少喝点儿。”

    楚林旁边的那个男人劝道,他叫安焕曦,是楚林的黄金编剧,再个人之间经常有合作,而且所有的合作都非常成功。

    楚林并不听安焕曦的劝告,还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他心里不痛快,可是又找不到解决之法,只有借酒浇愁了。

    “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叫席希的女人了?”安焕曦忽然问道。

    楚林拿着酒杯的手一顿,脸上的表情也变了一下,只不过他很快就将情绪给掩饰了起来,“没有的事儿。”

    可是,那天以后楚林却订了机票,直接离开了本市,走得悄十块声音,连席希都没有告诉。

    席希并没有对此事有过多的想法儿,反正电影也拍完了,她很快也回了周家,再次去上胎教课时,老师要求准妈妈们要带着准爸爸一直去上课,席希没办法,只好去找周子言商量,却被周子言一口给回绝了。

    席希想到了楚林,也许楚林可以代替周子言去和她一起上课。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无论席希拨打几次,电话那头传来的都是同样的声音,无奈之下她只好孤身前往。

    席希打了车自己去上课,可是车子却在路上遇到了堵车,眼看着上课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为了不耽误上课,她便给了司机车费然后自己下车走路过去,反正这里离上课的地方也已经不远了。

    尽管她已经很努力了,可是还是赶不上那堂课了,她正打算回去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席连忙道歉。

    “啊,没关系,是我不好。”

    男人一边说着没关系一边朝席希看去,一下子就把席希给认了出来,这个男人正是安焕曦。

    “你是那个广告模特席希吧?”安焕曦假装是席希的粉丝问道。

    席希点了点头,也以为安烯曦是她的粉丝,她刚刚撞到了人家也不好意思不理人,“我是。”

    安焕曦看了看旁边的牌子,上面写着胎教中心,便已经猜到席希是来做什么的了,只是他没想到席希已经怀孕了,还以为她是在为要孩子提前做准备。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不知道席小姐是否有兴趣做个心理咨询?大人的压力减小,对宝宝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好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