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58章 真是长能耐了

    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下面的人见沈蔓歌没有反应,一个个的绕着她抬着东西往外走。

    “不许搬!”

    沈蔓歌突然就怒了。

    叶南弦这是像干什么?

    佣人们看到沈蔓歌怒了,一个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们都给我搬回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往外搬东西!我倒要问问他,他想干什么?”

    沈蔓歌怒气冲冲的进了屋子。

    管家看到沈蔓歌的时候,多少有些微楞。

    “太太,叶总和孩子们在餐厅吃饭。”

    这还是叶南弦第一次不等沈蔓歌就吃饭的。

    沈蔓歌有些难过,不过还是快步的来到了餐厅的位置。

    叶南弦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孩子们也正吃的欢唱,看到沈蔓歌进来的时候,不由得楞了一下。

    “妈咪,吃饭。”

    叶梓安连忙给沈蔓歌盛了一碗饭。

    沈蔓歌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对孩子们说:“你们还回房间,我和你们爹地有电话要说。”!%^*

    “有什么话就这样说吧,他们都不小了。”

    叶南弦没有抬头,不过说出的来却冷冰冰的,仿佛五年前的样子。

    沈蔓歌的心一抽一抽的疼着。’

    她甚至觉得有些不太认识眼前的人了。

    “你要搬出去住?”(!&^

    沈蔓歌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问着。

    “嗯,最近有个合作案要弄,在家里容易分神,我出去住几天。”

    叶南弦依然没有抬头。

    沈蔓歌觉得这样的叶南弦陌生极了。

    叶梓安看着他们之间这样,想起昨天晚上沈蔓歌的电话,不由得看着叶南弦说:“老叶,昨天晚上妈咪没回来,你没拍人去接?”

    叶南弦总算是抬起了头,不过看叶梓安的眼神严厉了几分。

    “大人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孩子插嘴了?”

    叶南弦还是第一次对叶梓安如此的严厉。

    沈蔓歌以为自己看错了。

    “叶南弦,你说什么呢?梓安也没说什么呀。”

    “孩子都让你给惯坏了!都说慈母多拜儿,一点不假,从今天开始,他们都去军区训练去。”

    叶南弦简直快要把这里当成一言堂了。

    叶梓安和叶睿他们不由得都愣住了。

    叶洛洛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她看着叶南弦说:“爹地,我不想去。”

    “由不得你不想!今天就收拾东西!我看是我以前对你们太好了,让你们都忘记了自己姓什么了。”

    叶南弦直接将筷子放下了,不过声音很大。

    或许是因为叶南弦从来没有发过脾气,这一下把所有孩子都给吓到了,就连叶梓安都吓了一跳。

    沈蔓歌最为惊讶。

    叶南弦就算和自己闹别扭,也没必要和孩子们生气把。

    叶洛洛“哇”的一声吓哭了。

    “不许哭!”

    叶南弦的眸子冷的吓人,愣是把叶洛洛的哭声给下了回去。

    沈蔓歌气的上前把叶洛洛抱在了怀里,对着眼前的叶南弦,觉得特别的生气和失望。

    “叶南弦,你有病吧?你朝孩子发什么脾气?孩子们招你惹你了?你要是心里不痛快,你朝我来!今天我还就不让孩子们走了,我看你们谁敢把他们给带走!”

    沈蔓歌像个老母鸡似的吧三个孩子护在身后。

    叶南弦的眸子冷冷的看着沈蔓歌,里面没有任何的感情,冷的让人心寒。

    沈蔓歌的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叶南弦看着他们,叶梓安也看着叶南弦,一时间餐厅的气氛十分僵持,外面的佣人更是大气不敢出一下。

    这可是叶家老宅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阿紫不在,赵宁不在,蓝晨也不在,没有人打圆场,也没有人敢说话,沈蔓歌就带着孩子们和叶南弦这么僵持着。

    时间越长,沈蔓歌的心越冷。

    就算是蓝灵儿做错了,就算是算计了他,但是这件事儿不是都说清楚了吗?

    不是都已经翻篇了吗?怎么还会来不依不饶了?现在居然朝着孩子们发脾气了。

    真是长能耐了!

    沈蔓歌愈发的痛心和难受。

    叶南弦看着他们,最后一踢凳子,直接离开了餐厅,外套都没穿就离开了叶家老宅。

    随着叶南弦的离开,叶洛洛终于哭了起来。

    “妈咪,爹地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他凶我!我好害怕!”

    沈蔓歌心疼极了。

    她把叶洛洛抱在怀里,安慰着说:“没事儿,爹地最近心里不太舒服,过几天就好了,我们不要烦他了好不好?”

    “真的吗?爹地过几天真的会好吗?”

    叶洛洛哽咽着。

    沈蔓歌连忙点头,但是心里却没有谱。

    这是他们结婚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吵架。

    甚至她自己都觉得委屈。

    叶梓安的眸子微眯了一下,没说什么,不过他还是给沈蔓歌盛了一碗饭,说:“妈咪,先吃东西吧,和不理智的人生气没用。”

    叶睿也反应过来,连忙说:“对对对,妈咪,先吃饭吧,不然一会就凉了。”

    说实话,沈蔓歌一点食欲都没有,但是看到孩子们都在看她,她也发现孩子们刚开始吃,为了他们,沈蔓歌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一起吃,不用管你们爹地,让他发疯去。疯够了就好了。”

    沈蔓歌努力的让自己表现出不是那么难过的样子。

    好在孩子们很懂事,默默地陪着沈蔓歌吃饭。

    这是沈蔓歌吃过的最难受的一顿饭。

    孩子们吃完之后,叶睿带着叶洛洛上楼了,叶梓安却坐在沈蔓歌的身边,问道:“妈咪,你和老叶怎么了?他被疯狗咬了?”

    这句话说得确实挺不给面子的。

    沈蔓歌却有些想笑。

    “没事儿,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她摸了摸叶梓安的头,并不太想和叶梓安说什么。

    “什么误会能让他发这么大脾气?以前他从来不这样的。”

    叶梓安的话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是啊,以前的叶南弦从不这样的,可是这次的事儿真的有点过了。

    沈蔓歌不知道怎么和叶梓安说,只能安抚着他。

    “你别管了,总之过几天就好了。”

    沈蔓歌打定主意不说,叶梓安自然也就不问了,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的妈咪,一旦沈蔓歌决定的事儿,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

    “那我们……”

    “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管他了。”

    沈蔓歌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她看到外面的人还是在搬叶南弦的东西,本来打算阻止的,不过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既然叶南弦如此的反应激烈,还是缓几天冷静冷静再说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奔波太大,还是生了气,沈蔓歌觉得肚子有些疼,甚至裤子也有点粘乎乎的。

    她有些害怕了。

    “梓安,你先上楼,我回卧室换个衣服。”

    “好。”

    叶梓安担心的看了沈蔓歌一眼。

    沈蔓歌着急换衣服,也没在意叶梓安的眼神,快速上了楼。

    叶梓安等沈蔓歌上楼之后,这才出了门。

    他看到叶南弦正在指挥人往车上搬东西,那双丹凤眼瞬间眯了起来。

    “老叶!”

    叶梓安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一丝隐忍的怒气。

    叶南弦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让人搬着。

    叶梓安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他不知道叶南弦和沈蔓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刻他确实真的很想揍人的。

    心随意动。

    叶梓安直接一个小石子踢了过去,啪的一声踢在了叶南弦的小腿肚上。

    叶南弦猛然回头,就看到叶梓安冷冷的看着他。

    “我们谈谈。”

    “回屋去,我现在没时间。”

    叶南弦说着就要去开车门。

    叶梓安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直接将车门给踹死了,力道之大差点将叶南弦的手指挤进去。

    “你疯了?”

    叶南弦惊出了一身冷汗。

    叶梓安却冷冷的说:“谈谈?”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叶梓安如此沉重严肃的样子,不由得楞了一下。

    “我有个会议要开,快来不及了。”

    “叶家的钱够多的了,不差这一个会议。叶南弦,你到底要干什么?刚才那样对我妈咪,她是你老婆,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你居然朝她发脾气,你还是个男人吗?”

    叶梓安的海拔不高,但是现在每一句都像刀子一样戳在了叶南弦的心口上。

    他看着叶梓安,冷冷的说:“你妈咪让你来和我说这些的?”

    “你觉得我妈咪会和你说这些吗?是我看不过去,我说过了,谁要是敢欺负我妈咪,我决不轻饶。你以为你是她老公我就不能动你了是吗?你再吼我妈咪一嗓子试试。”

    叶梓安现在就像个被惹毛了的小狮子,露出了所有的獠牙,恨不得将眼前的叶南弦给撕了。

    叶南弦的眸子冷的厉害。

    被一个孩子给呵斥了,这感觉他还是头一次,不由得沉下脸来。

    “你看看你,跟着你妈咪这五年都学了什么样的素质?难不成是她教给你可以这样对你爹地说话的吗?还有没有电教养了?”

    “我之所以和妈咪妹妹流落在外五年是谁的错?现在倒是人模狗样的回来教育我们了。你今天如果出了这个门,就永远别想回来了。”

    叶梓安说完转身就走。

    叶南弦气的浑身哆嗦,却眯了眯眼睛,最终还是让人把东西给搬回去了。

    见那些佣人把东西往回搬的时候,叶梓安的眼底才算是缓和了几分。

    沈蔓歌不知道这一切,自己快速的跑进了卧室的卫生间,脱下裤子一看,整张脸都白了。

    完了,出血了!

    肚子的疼痛感让她冷汗直冒,心里更是惶恐不安。

    这个孩子该不会有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