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92章 番外二

    这个女子并不是别人,她就是失踪许久的青兰,沈蓉思的丫鬟,在一年前的那一日,发生了许多的事情。

    青兰那日见到沈蓉思被抢,奋不顾身的就追赶了过去,在路上遭遇到了阻拦,对方来势汹汹,看起来是有备而来,知道阻挡自己去救沈蓉思。

    “滚开,你们这些所谓的江湖人士,就这样正恶不分吗?”

    青兰看着沈蓉思被抢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心中不由的着急起来,手中的刀剑也是加快了速度,几分钟下来,就纷纷的倒下了好几个黑衣人。

    但同时她自己的右腿也受伤了,每动一下,血液的流动速度就越来越快,渐渐的身体上也有些吃不消,步伐开始变得笨重起来,眼皮也有些耷拉。

    青兰用手中的剑撑着自己全身的重量,使劲的摇晃了好几下头,让自己变得更加清醒起来。

    那些黑衣人见此,相互之间都给了眼神,看那样子,是临时改变了主意,想要活捉青兰。

    剩下的黑衣人缓缓的散开,各自都把青兰的出路都堵的死死的,一步一步的,危机正向着青兰围过来。

    青兰看到这种情况,嘴角缓缓的咧开,露出了一丝丝嘲讽的笑容。

    作为一个杀手,青兰很明白此时此刻的这种情况是对自己很不利的,但是比死更可怕的就是,自己最后的生死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让自己生不能生,死不能死。

    见此,青兰也就抛开一些杂念,狠狠的吸足了一口气,提起剑,就朝着前方杀了过去。

    “呲拉!”一刀、两刀、三刀……

    黑衣人的利刃一刀刀的划在了青兰的身上,每前进一步,迎来的就是撕心裂肺的伤痛,青兰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出了血珠。

    终于她看到了一个缝隙,拼尽最后一口气,飞奔前进,纵身就跃入了那万丈悬崖。

    黑衣人及时刹住了脚步,一个个的站在悬崖边上,稍微往前一步,脚下的碎石就纷纷的掉入了那深不见底的深渊。!%^*

    见此情况,黑衣人凭借着多年来的经验,也是知道青兰必死无疑,于是带头的人喊道:“撤!”

    一群人连带着同伴的尸体就纷纷的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块地方也终于恢复了平静,就好似刚才更本就没有这样一场血战一般。

    可是渗入土壤沙粒当中的鲜血,却为这个地方烙下了深刻的记忆。

    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青兰是抱着必死的心态的,她宁可亲手结束自己的性命,也不允许自己落入到敌人的手中。

    可是她却没想到的是,自己福大命大,相反没有死,反而被人救了,还活了下来,只是自己你不记得自己之前发生了什么,脑中一片空白,而兰儿这个名字还是因为自己机缘巧合对它感到亲切,才认作自己的名字的。(!&^

    醒来后的青兰并不知道救自己的就是一个整日里做一些纸灯笼卖钱为生的青年壮汉,她醒来之后,得到的第一个信息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相公。

    她的眼神中透露着惊慌,不信任,她使劲的拍打着自己的头,她想要唤醒自己的记忆,可是无论怎样折腾,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她不相信这里的所有人跟自己说的话,什么走山路,摔伤,失忆,通通都是来自外界的信息,而自己的内心却始终不肯相信这就是真的。

    时间一久,她就失去了希望,她开始变得安静,变得不再说话,任由着身边的这些人对自己说的话。

    但无论怎样,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却始终一刻也不停留的守在自己身旁,不管自己如何的冷眼相对,每次都是笑嘻嘻的忙这忙那,根本不在乎自己这样做到底会不会得到任何的回答。

    这种不求回报的付出将近了一年多,就算是一个再冷血的人也是会放下自己心中的戒备,青兰也是如此,她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好意。

    或许大家说的都没有错,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就是自己的相公,只是自己磕坏了脑袋,记不得从前的事了。

    吃完板栗,屋内的炭火也都已经烧尽了,男子见此,连忙就去厨房拿炭火,可谁知一过去,放置炭火的地方空空如也,看来这天气越来越冷,自己一天天的忙上忙下,都忘了外出带一些回来了。

    男子见此,拿上就打着烛火,一路小跑的就来到了隔壁村王婶的门前,上前紧促的扣着大门,嘴里喊道:“王婶,在家吗,开开门,借点炭火”

    “诶,谁呀?来了来了!”

    大门缓缓的打开,一个十分臃肿的女人打开了门,一看到男子,就说道:“哎呀,程峰来了呀,快快快,进来。”

    原来男子的名字叫做程峰,而面前的这个王婶却是程峰的忘年之交,别看他们之间的年纪相差甚远,但是无话不谈。

    王婶把程峰请了进去,马上就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了程峰的手上。

    男子握紧了手中的热茶,努力的汲取杯中的温暖,一口热茶下肚,整个人也就舒服了许多。

    只是程峰不知道这一次青兰也悄悄跟了来,她鬼使神差的跟着,现下有些后悔了,但也还是没挪动步子而是躲在屋外,就听见王婶心疼的问道,“咋的,你媳妇儿最近和你关系好点儿了没?”

    程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管她怎么样我都会好好照顾她的,原本想着等她身子好了我再让她出去走走的,可这么久了,我竟然越来越舍不得,越来越怕,到底是我不好……”

    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听程峰又继续说,“等过了冬天天气暖和些我就带她出去,到那时她若是想独自去往别处,我也不拦着了,毕竟我这么喜欢她也只是想让她高兴,到那时天暖了,她再走我也放心些。”

    王婶听完叹息一声,给程峰拿了炭火,程峰道谢后就离开了,只有青兰还怔怔的站在门外的黑暗处,她的心似乎一下子就温暖了许多。

    这么久她都一心在追查自己的身世身份,而忽略了面前这个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男人,即便是想起来这之前的事幼嫩怎样呢,到那时对程峰不又成了亏欠。

    第二天青兰悄悄跟着程峰去了市集,呆呆的看了一天他卖货的样子,这活儿当真是十分辛苦,可程峰拿到银子后二话不说又兴高采烈的跑去给青兰买板栗了。

    青兰低头笑骂了一声傻子,然后静静的跟在他身后,等程峰买完栗子刚一回头的时候就看见了站在身后不远处的青兰在朝他笑,程峰吓了一跳,但也跟着傻呵呵的笑起来。

    “你怎么来了?”

    “接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