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06章 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文初索性就靠在了傅景寒的怀里,声音软糯的说道。

    “那你说,我要不要再去报一个和这种管理相关的课程什么的,去学学这种相关知识,不至于遇见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就一头雾水,连点实战经验都没有。”

    傅景寒低笑,似乎是从胸腔处发出来的,文初正要侧头去看他,却忽然被他咬住了耳/垂。

    文初没防备,细密的刺痛让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体也不软了,立刻从傅景寒的胸/口处弹了起来,伸手捂着自己的耳朵扭头瞪着傅景寒。

    还不等她开口质问,傅景寒的眼神不明的盯着她。

    似笑非笑,“我都急不可耐了,强忍了好久的性子听你说些有的没的的事,都愿意奉献出我自己,去你公司里当个打杂的,你还要继续跟我在这里东扯西扯?”

    文初张了张嘴想要狡辩,可什么话也说不出。

    傅景寒也没继续僵持,拉过她的手,直接向自己的身下按去。

    文初下意识的忙要将手抽回来,可傅景寒却是早有防备,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让她动弹不得。

    她整张脸瞬间红透了,压低了声音喊道:“傅景寒!”

    “想早睡?”傅景寒的嘴角扬起一抹坏笑,身体微微前倾,靠的文初更近了一些,贴在她的耳朵,呼吸间的温度撩进她的耳际。

    “今晚你主动,我只要一次就放过你——可若是换成我现在这样继续……”

    傅景寒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看向文初的目光里带有着调侃的笑。

    …………

    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文初被傅景寒抱着从浴室回到床上,目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脑子里还想着今天自己想要处理的业务。!%^*

    身上却像是脱了力一般的,连抨击傅景寒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次?这种话自己居然也信?

    感觉到傅景寒坐到自己的身边,文初累得连看他的力气都没有,软糯糯的躺在床上。

    傅景寒扶着她坐了起来,从床头边拿过吹风机,手指穿过文初黑色的长发。

    文初整个人都像一个咸鱼一样,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傅景寒的怀里,有热风吹过自己的耳畔,软的他她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傅景寒折腾。(!&^

    文初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涣散,只能感觉到傅景寒的指腹摸索过自己头皮的时候,有些舒服。

    耳边的一切都渐渐变远,脑海里却忽然闪过一个人。

    像是打了一个激灵一般的,猛的睁开了眼,一瞬间睡意全无。

    傅景寒也被她的动作弄得顿了顿,但也只是一瞬间,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继续吹着她的发梢。

    淡淡的开口问道:“怎么了?”

    文初伸手,将自己还湿着的头发全都拢到了自己的肩膀一侧,好让傅景寒吹得更干一些,扭过头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孙凯文他?”

    “我一直派人在医院里守着,随时报告给我消息,但是今天一下午都没说什么新鲜的事过来。”

    傅景寒的语气平静,可文初还是能感觉到,只是提到这一个名字,傅景寒的情绪就压了下去。

    “他怎么还没有醒过来。”

    “这次车祸有些严重,能把他这条命留住就不错了。”傅景寒深吸了一口气,又揉了揉文初的头发,确认已经干了,才甩回到了她的后背。

    又用手指分开了她凑成一小缕的头发,散落在她的身后,散得更开了一些。

    “好了,你不要再想他的事了,有什么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文初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缩回到了被窝里,伸手将自己的头发全都拢到了后背。

    可一闭眼,满眼都是玄冰冰的样子。

    她原以为小冰冰这次能回来,也许能把孙凯文从昏迷里叫醒。

    可现在想想,这种好运气怕是只有一次,以前孙凯文守着玄冰冰的时候已经用尽了,就再也遇不见了。

    傅景寒见文初躺下了,便伸手将灯给关上了,可文初却是睡意全无,在黑暗里又睁开了眼。

    又隔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傅景寒细细碎碎上/床的声音,文初在被窝里翻腾了一会儿,转过身伸手搂住了傅景寒的脖子。

    “你今天一晚上都有点压抑……是不是也是因为想到他了?”

    傅景寒静默着没说话,文初正要抬头看,被他捂住了眼睛。

    “别多想,太晚了,乖乖睡觉。

    …………

    时间若是过得快,流逝的毫不留情。

    距离文初接手公司已经半个月的时间,慢慢的也懂得知道怎么把之前从书本得到的内容应用于实践,业务也逐渐的步入正轨。

    但即便如此,文初有时也会觉得吃力,有的地方傅景寒可以帮帮小忙,可她有时看到那些文件上冷门的专业术语,还必须要去上网搜一下具体是什么意思。

    平时,二人隔上两三天就抽出上午的时间去看看孙凯文,可一连半个月,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玄冰冰就住在他旁边的病床上,见两个人过来,起身去外面打热水,文初跟着她一起走了出去。

    寂静的走廊里,只能听得到两个人压抑着的脚步声。

    玄冰冰提着暖壶在前面走,文初在她两步远的身后跟着,两人不发一言。

    忽然,玄冰冰开口说道:“你说,我当初昏迷不醒的时候,他当初抱着怎样的心情一直守在我床边的,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也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文初先是愣神,缓了两秒才明白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但还是没想好应该用怎样的答案去回答她。

    玄冰冰仍是在前面走,忽然低头轻笑了两声,没在说话。

    文初原本是想要待到吃中午饭的时间,可中间公司里有点事情不得不提前离开。

    傅景寒也起身,要送文初去公司。

    玄冰冰坚持送文初下了楼。

    病房楼外的风很大,玄冰冰太久没有出来过,将外套的领子拉得更高了一些,遮住了自己的下巴。

    文初有些心疼的替她整了整领口。

    “都说了不用下来,我自己可以的。”

    玄冰冰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仍然是眉眼淡淡的轻声说道:“之前我去你家照顾你的时候,你也每次都一定要把我送到庭院门口的,我也对你说过很多次不用送,但是你也从来都没有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