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35章押入地牢

    流淳迟疑地看了蘅芷一眼,犹豫道,“既然陛下问了,臣妾也不好不说。”

    她赔罪似的行了个简礼,开口道,“前几日臣妾听说,这凤鸾殿中突然发现了男人的脚印。这若是平常也就罢了,可那脚印一直走到了姐姐的窗子下面去便消失了……”

    “哦?”宋君戍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蘅芷,眼中满是深意,“确有此事?”

    蘅芷抿抿唇,心想这人还真会装傻。

    他明明知道那是他自己的脚印,还在流淳面前反问她为难她,太讨厌了。

    刚要开口,却又被流淳接了过去话,“陛下明察,臣妾不敢欺瞒。此事是凤鸾殿上上下下宫女太监全都看见了的。还有不少人因此觉得姐姐作风不正,来投靠了臣妾。”

    宋君戍心情不错,眼含笑意看着蘅芷,“蘅儿,你给朕解释解释,这脚印到底是如何来的?”

    “陛下,”蘅芷从软榻上站起身,行了一礼,“臣妾一入梦就睡的极熟,那日外头下雪,殿里炭火炽热,臣妾睡得香甜,实在不知道这脚印是从何而来。”

    “一句不知道,就要将责任推卸干净?”宋君戍眯了眯眼。

    “兴许是臣妾殿里遭了贼,又兴许是有人故意陷害。”蘅芷垂眸道。

    “陛下。”流淳上前一步,“臣妾以为不然。”

    宋君戍把玩着手上的扳指,头一次觉得后宫的女人也能如此有趣。

    从前他后宫只有蘅芷一人,她日子过得安分惬意,没有争宠夺嫡之说。如今仅仅多了一个流淳,她便能编造出这么有趣的事情来。

    “你以为如何?”宋君戍挑眉问道。

    “陛下,这凤鸾殿中不就住着一个男人么?臣妾打听过了,可此人虽说是姐姐的师兄,可一个正直青年的男子就这么住在姐姐殿里实在有些不合规矩。臣妾早就想跟陛下提起此事,可没想到……”流淳看了眼宋君戍变得难看的脸色,咬唇道,“没想到已经晚了。”!%^*

    宋君戍黑了黑脸。虽然他知道深夜潜入她寝殿的人是自己,可再次听到有人把穆华楠和她联系到一起,心里还是猛地一沉。

    蘅芷见宋君戍明显不悦,斜眼看了看流淳,没想到这女人还真不怕死似的继续开口道,“臣妾知情不报实在有罪,还请陛下责罚。这位姑娘身份实在特殊,臣妾不知她是否归属后宫,继而不知是否能以皇后的身份干涉,这才拖到了今日。”

    言下之意,陛下,快赐她个位份吧。

    “朕听懂了。”宋君戍淡淡开口,“你是想要名正言顺地管着她。”

    流淳一听脸色微变,随即弯了弯唇角,“臣妾只是想为陛下分忧,毕竟宫中人多口杂,倘若任那位穆公子住在凤鸾殿,这样下去,就连太子的身世恐怕也……”(!&^

    “大胆!”宋君戍拍案而起,怒目看着流淳,“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流淳连忙低下头去,“陛下,臣妾只是……”

    蘅芷皱眉看了她一眼,暗自摇了摇头。这女人当真一点皇后的仪态都没有。

    皇后执掌六宫,应该是凤仪天下,善良慈爱的,可她活脱脱一个挑拨离间小家子气的心机女人。

    手段太过拙劣,偏偏智商又跟不上,直接往宋君戍的痛处戳。

    眸光不经意地瞥见他肩上渗出丝丝点点红色,蘅芷皱了皱眉,走上前去,“陛下息怒,为了我这点小事,裂开了伤口事小,气坏了身子事大。”

    “裂开了伤口事小?”宋君戍气得笑了,伸向她的手顿了顿,侧头冷声道,“皇后累了便回去歇息吧。让掌事宫女好好教教你,什么才是皇后该有的样子。”

    流淳咬唇,没想到自己触了他的逆鳞,形式不妙,她只好行礼退下。

    目送她的身影消失,蘅芷咕哝了句,“掌事宫女知道怎么做皇后,为什么掌事宫女不能做皇后?”

    “因为皇后只能是你。”耳边冷不防响起他低沉的声音,伴着一股暖流直往她颈子间钻,蘅芷不禁缩了缩脖子,伸手推他。

    “方才说什么?”宋君戍抬起左手来捏她的脸蛋,“朕的伤口裂开,是小事?”

    蘅芷撇撇嘴,给如烟使了个眼色,后者看着宋君戍的肩膀的渗出的红色,立马会意,将药箱取了过来。

    “我来吧。”蘅芷接过药箱,让宋君戍趴在自己的床榻上,动作轻柔地把他的衣裳解开,“陛下明知道脚印是怎么来的,偏偏故意捉弄我。”

    宋君戍轻笑,任她给自己的伤口换药,重新缠上纱布,“你不觉得南疆公主很蠢?”

    蘅芷弯弯唇角,“所以你是在故意捉弄她?”

    将衣服重新穿上,宋君戍伸手拉了她一把,蘅芷毫无防备,直接跌在了榻上躺进他怀里。

    “你还嫌伤口裂的不够大?”蘅芷皱眉,挣扎了下。

    “别动。”宋君戍闭上眼,揽着怀里的人,嘴角忍不住上扬。

    楼明杰的势力被铲除,沈卫尉的余党也被清理,剩下的靖王又康王对付。一切都陡然顺利起来。

    蘅芷当真就没有再动,在他胸口枕了会儿,半晌闷闷地道,“你为了她,受这么重的伤。”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说得云里雾里没有重点。宋君戍伸手勾起她的下巴,跟她四目相对,“朕为了你,可做过更过分的。”

    蘅芷撇撇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感觉有些头痛。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宋君戍轻叹,“你说出宫去找记忆,这些日子可有想起来什么?”

    “仔细一想就头痛。”蘅芷闷声道。

    轻轻抚着她的背,宋君戍道,“她只是朕为了稳定局势想出的法子罢了,你不必吃味。”

    “陛下,翎大人回来了!”一个丫鬟进殿通传道,脸上喜气洋洋的。

    闻言,蘅芷和宋君戍双双从床上站起身,面露喜色,二话不说一同往外走。

    太好了,就要能看见听雨了!她在敌人身边委屈这么久,这次立了这么大的功,非要让宋君戍好好奖赏她才是。

    “娘娘,听雨是不是也回来了?”如烟紧跟在二人身后,喜上眉梢,抑制不住地激动。

    “那边传来消息说她完好的回来了。”蘅芷弯着唇角,快步往龙华宫走。

    龙华宫内前殿,翎羽见了宋君戍,拱手行礼,“陛下,此番大胜全归,半数人当场伏诛,楼明杰等人已被活捉,压入大牢了。”

    “好!”他道了个好字,目光投向翎羽身后站着的听雨,“听雨,辛苦你了。你此番立下大功,想要什么赏赐尽管提,朕都满足你!”

    听雨上前步,低头行礼,“这都是奴婢份内之事,不敢邀功。”

    “听雨,快过来让我看看。”蘅芷连忙招手,上前拉起她的手仔细端详查看。

    听雨抬起眸子来,一贯清冷的眸子也不禁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水,“娘娘。”

    蘅芷将她拥入怀里,安抚地拍着她的背,“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如烟也心疼地看着听雨。

    “去地牢看看。”宋君戍抬脚就要往外走。上次跟楼明杰见面还是他作为姜国使臣,也是疏忽,当初他一点都没有怀疑。

    再次重逢,宋君戍很是期待。

    “我跟你去。”蘅芷想也没想就说道。

    楼明杰在桃花村明里暗里威胁了自己那么久,她现在要当面好好问候他一翻。

    宋君戍看了她一眼,“好。”

    地牢依旧潮湿阴冷,在寒冷的冬日寒意愈发刺骨。蘅芷不记得自己来过这里,但苏莲的脸好像在里面隐隐浮现。

    晃了晃头,她继续往前走。

    听雨跟在她身后不远,面上冷淡,抿着唇没有抬头。

    地牢很大,被抓起来的人都被单独关押,一路上,听雨看见了很多自己还算熟悉的面孔,都一脸恨意地看着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可是楼明杰,却很平静地看着她。

    “姜国使臣,原来名唤燕归?”宋君戍站在他的牢前感叹开口,语气和眼神中都带着讥讽。

    楼明杰身穿翡翠色的袍子,上面染了不少血,估摸着腰间的伤口早就裂开了,还填了新伤。他还是面上带笑,丝毫没有认输的意思。

    一双慵懒妖媚的凤眸直直盯着听雨,后者抿唇,毫不避讳地回应着他目光。

    “没想到,你会出卖我。”燕归唇角轻掀,语气略带嘲意。

    他丝毫没有理会宋君戍,也没有去看蘅芷,仿佛就这铁栏杆仅仅隔着他们两人一样。

    顺着他的目光,众人目光投向听雨。

    “有什么想不到的呢?”听雨镇定自若,“我不该恨你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是武痴。否则当初不会执着的想要打败他。当这样一个人被废了自己最看重的武功,心里的恨意可想而知。

    眼底富含深意,他只是轻笑,然后翻了个身朝向墙壁,不再看众人。

    腰上伤口裂了,手臂也填了不浅的伤,此刻正汩汩流血,他实在没有精力再应付众人。

    无论如何,输了就是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