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42章 傅隽川受伤

    顾小漠笑了笑:“不用啦,我语言不通,不适合出国。”

    这个元旦夜看似平静地度过了。

    夜深人静时,顾小漠一个人躺在主卧里,看着窗外的一轮弯月发了好长时间的呆。

    怎么也睡不着的她索性起来收拾屋子,将物品一一归位,又将空出来的那个房间搞成画室,放上念念和自己的画架,而后,她又挤上颜料,画着画,直到天明。

    第二天,送念念去幼儿园后,顾小漠去超市买了菜,在早上十一点钟便做好了中午的饭菜,一一放在保温壶内,坐车送到傅隽川的公司前台。然后顾小漠打电话让余凯定下来拿。

    余凯定的电话很快回拨过来,说话的人是傅隽川:“凯定现在下去接你上来,我们一起吃饭。”

    顾小漠快速奔到公交站,也不看刚到站的公交是不是通往自己家的那一班就上去了,她手忙脚乱地滴卡,喘着气跟傅隽川说:“不用啦,我上公交车了。”

    不敢想象对面傅隽川是什么表情的顾小漠匆匆挂断电话,坐在公交车内,疲惫地闭上眼睛。

    连着几天,顾小漠都找各种理由躲着傅隽川,电话也不怎么接,她的情绪一直很低落。

    这天,顾小漠照旧来给傅隽川送饭,前台说:“顾小姐,这几天的饭不用送来了。”

    顾小漠疑惑地看着前台,前台小声说:“傅总今天早上去工地视察,被砖头砸中,送院了。”

    顾小漠一下子着急起来:“现在人在哪里?!”

    前台也不知道傅隽川被送到哪里,最后还是顾小漠通过余凯定,知道傅隽川现在人就在仁和医院,顾小漠想都没想,飞奔而去。

    赶到仁和医院高级病房所在楼层时,正好碰见傅老先生从傅隽川的病房里出来,顾小漠忙不迭躲到一旁。

    余凯定跟在傅老先生身旁,说着当时的情形。!%^*

    五楼意外砸下的板砖,幸好傅隽川当时有戴安全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顾小漠怔怔地听着,心里一阵阵后怕。

    顾小漠看傅老先生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内,这才走去傅隽川的病房。

    傅隽川在病床上沉睡着。

    顾小漠看到他右肩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眼泪不禁落下:“师兄……”

    怕吵醒傅隽川,顾小漠捂着嘴巴没敢再说话,只有眼泪不听使唤地流着。(!&^

    不多时,余凯定回来,看到顾小漠,两人交谈客套了几句。

    “傅先生这几天太累了,心情也很不好,去工地的时候才会躲闪不及,被砖头砸中的。”余凯定说着说着,语气不免带上几分责备,他是傅隽川的人,向来都是为傅隽川着想的第一人,“傅先生是阿斯伯格综合征者,向来就不会处理社交、感情事,你怎么也不让着他一点。”

    被余凯定这么一说,顾小漠觉得傅隽川受伤,自己要负大半的责任,不由内疚地低下头。

    可她实在不知道在那件事情上怎么替傅隽川着想。他要继续相亲,寻找自己未来的结婚伴侣,同时又一直跟自己保持亲密……这样对谁都不算公平吧……

    顾小漠不知该如何回应余凯定的话,还好后来傅家的司机送来了傅隽川的日常用品,这个话题当即被了结。

    顾小漠帮着余凯定办事。

    傅隽川是阿斯伯格综合症者,病房里的许多物品都需要更换成他熟悉的东西,大到窗前的落地灯,小到果蔬盘。

    所有东西都一一归置好后,余凯定离去,顾小漠实在太累,坐在凳子上,伏着傅隽川的病床眯了一会儿。

    “水……”

    顾小漠睡得浅,忽然听见傅隽川沙哑的声音,她骤然坐起身,连忙说:“好,我给你端水。”

    顾小漠倒来一杯水,又摇高一截病床,让傅隽川半坐起来,傅隽川唇色惨白地看着顾小漠忙忙碌碌,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顾小漠随口说:“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

    傅隽川也是一个很傲气的人,这些天被她明目张胆地拒着不见面,他心里闷着气。

    “你不是不愿意见我吗?”傅隽川问。

    顾小漠的动作骤然顿住,没了利索能干的架势,她抿了抿嘴,端着水杯挨到傅隽川嘴边,一边说:“你受伤了我肯定要来。”

    傅隽川眼底绽出一丝光彩,就着水杯喝了水。

    顾小漠又说:“如果你受了重伤,就没办法给念念做骨髓移植了。”

    傅隽川听了,眼底的光彩又褪去。

    “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傅隽川神色淡淡地下逐客令。

    顾小漠哪里肯走,她生怕傅隽川的伤势护理不好,留下后患,她说:“我还是留下来照顾你吧,这样你的病才能早点好。”

    傅隽川冷声接道:“然后才能给你的宝贝女儿移植骨髓,是吗?”

    顾小漠抿抿嘴,没有否认。就让傅隽川这样误解吧……两个人的关系越远越好……

    接下来的时间里,傅隽川和顾小漠都没怎么说话,余凯定买来午餐后又忙碌地离去。

    顾小漠忙不迭给傅隽川架高床上桌,把菜啊饭啊都摆好。

    傅隽川伤的是右肩,右手抬不起来,只能用左手吃饭,十分不便利,一会儿便洒了汁。

    大抵这位大少爷从未如此狼狈过,脸上有点讪讪的。

    顾小漠说:“我喂你吧。”

    傅隽川赌着气说:“不用,我不吃了。”

    “不行!”顾小漠难得在傅隽川面前硬气一回,她板着脸说,“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好好吃饭,像话吗!”

    那架势,跟在训念念一样。

    顾小漠坐在床侧,端起傅隽川的饭,舀了一勺饭,说:“啊,吃饭。”

    不过傅隽川可不像念念那样好糊弄,他冷着脸偏开视线,下颌线条紧绷着,让人看出他的不悦。

    顾小漠只好软下身段,说:“傅先生,怎样你才肯吃饭?”

    “前几天你不是躲着我吗?”

    “我错了,我不该躲着你的。”

    “我打电话给你,你拒接。”

    “我错了,以后电话响三声我立刻就接。”

    “你说你只是为了念念,才来照顾我。”

    “我错了,我就是想照顾你才来的。”

    “你明明喜欢我,却一直瞒着不说。”

    “我错了,我——”顾小漠骤然愣住。傅隽川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