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30章 两个消息

    卫洋应酬完,送走了客户,却迟迟没有离开酒店。

    “卫总,车子已经安排好了。”助理说。

    卫洋沉吟片刻,说:“你先回去公司吧,我还有点事。”

    他三言两句打发走了助理,走进了电梯,鬼使神差地按下了十八楼。

    “叮!”

    很快电梯就在十八楼停了下来,卫洋走了出来,站在空荡荡的走廊,盯着一个个紧闭着大门的包厢,有点愣神。

    片刻后,他苦笑一声,准备回去,恰好这时有一个包厢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卫洋随意看过去,就看到了他想找的人。

    “哎,祁总,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幸会幸会。”卫洋快步上前,脸上堆着笑,和祁衍之打招呼。

    祁衍之整理一下袖扣,闻言,抬眸,淡淡地瞥了卫洋一眼,道:“原来是卫总。”

    他的眼眸很黑,深得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卫洋差点不敢直视祁衍之的眼睛,脸上维持着微笑,不着痕迹地往包厢里看去,“祁总是约了人吗?”

    却没有在包厢里看到另一个人。

    他笑呵呵地继续道:“难得遇到祁总,若是祁总有空,不如我请祁总喝下午茶?”

    祁衍之似笑非笑地看着卫洋,语气很淡,说:“不了,我还有事。”!%^*

    话已至此,卫洋只好作罢。

    “那我不打扰祁总,下次有机会再请祁总喝茶。”

    祁衍之收回目光,点点头,就越过卫洋,向电梯走去。

    卫洋磨磨蹭蹭地在十八楼转了一圈,等祁衍之离开后,他松了一口气,才下楼走人。

    祁衍之并没有在意卫洋,他直接坐电梯下到了地下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拉开车门,看到了后座坐着的人,顿了一下,挑了挑眉。(!&^

    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楚暮抬起眼看向祁衍之,眼眸里带着浅浅的笑意,对他挥挥手,“嗨!”

    祁衍之勾了勾唇,坐进车里,松了松领带,语调没有起伏,问:“怎么来了?”

    “等你吃饭。”楚暮懒懒地靠坐着,丝毫没有平时西装精英模样。

    祁衍之瞥了楚暮一眼,嫌弃地道:“我已经和boss吃过了,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哎,吃过可以再吃!”楚暮唉声叹气,“你们在餐桌上谈笑风生,我在太阳下奔波劳累,鲜明对比,惨啊……”

    “呵呵。”祁衍之掂了掂手上的手机,“你说的话要不要给boss听听?”

    楚暮脸色一变,将祁衍之的手机夺过来,塞进他的口袋,拍了拍,挤出憨憨的笑容,说:“把手机放好,小心别弄丢了。啊,对了,我刚才有说什么吗,你听错了。”

    祁衍之嗤笑,不再理会楚暮,对司机说:“开车!”

    “是!”司机收到指示,马上启动车子。

    祁衍之又道:“去天下居。”

    天下居是一家有名的私房菜馆。

    楚暮闻言,眼睛一亮,拍了拍祁衍之的肩膀,“真是我的亲哥啊!”

    祁衍之将楚暮的手拿开,没有分给楚暮一个眼神,拿过一旁的文件看了起来。

    楚暮丝毫不在意。

    翌日,楚暮敲响了楚翊的办公室大门,得到回应后,走了进去,将一封邀请函放在办公桌上。

    楚翊的视线从电脑屏幕转移到邀请函上。

    “楚总,这是天使慈善拍卖会送来的邀请函,拍卖会时间是下周五晚上七点。”楚暮说。

    天使慈善拍卖会每年都会举办一次,规格高,只有北城上流社会人士才会收到邀请函,算是北城的盛典。

    受邀人捐出个人藏品进行拍卖,所得善款用于资助山区留守儿童和和公益活动,每一笔善款都落到实处。参加这个拍卖会的人非富则贵,虽然参与人数不多,但所筹善款却不少,一直备受社会关注。

    久而久之,便将能参加天使慈善拍卖会作为一种身份象征。

    楚翊看了一眼,面色如常,淡定地说:“好,给我安排时间。”

    “是。”楚暮答道。

    楚暮出去后,楚翊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到对方说的话,他坐直了身子,眉头轻蹙。

    落地窗外的天空阴沉沉,太阳不见踪影,天际滚来团团乌云,风儿打着卷儿,将淅淅沥沥的春雨吹落在窗户上,留下一道道“泪痕”。

    结束通话,楚翊转过老板椅,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象。

    这通电话是警局打过来的,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是警方已经将那辆黑车的主人找到了,顺利追捕归案。另一个消息,算不上好,这是一档买凶杀人案件,黑车司机承认收钱做事,但不知道幕后指使是谁,是通过黑市渠道进行的交易。

    目前暂时没有线索可以牵扯上乔昆杰,需要继续调查。

    楚翊收回目光,唇线紧抿,用手指轻轻地敲着椅子的扶手。

    依照目前的情况,他猜测幕后之人应该是乔昆杰。但凡事有个万一,万一买凶的人不是乔昆杰,而是隐藏的报复者,那他们就时刻处于危险中,所以一定要查清楚。

    至于乔昆杰,他身上背负的那些罪名足够他牢底坐穿,但一日没有判刑入狱,就有变数,不能掉以轻心。

    再者,如果没有砍掉乔昆杰的助力,即使判刑入狱,他也能搞事情,所以一定要彻底折断他的羽翼,让他无法为非作歹,不能再翻身。

    这样他们未来的日子才会过得舒心,不再受到乔昆杰的影响。

    傍晚时分,楚翊按时下班回家,刚进家门,就看到一个小身影向他冲了过来。

    昭昭哒哒哒地跑了过来,抱住楚翊的大腿,奶声奶气地道:“爸爸回来啦。”

    楚翊弯腰,将小家伙抱了起来,散去一身寒意,眼眸有淡淡的笑意,“昭昭今天乖不乖?”

    “昭昭很乖!”昭昭抱住楚翊的脖子,笑盈盈地凑过去,在他的耳边说,“爸爸,我告诉你哦,妈妈做了一些很好看的小甜品。”

    话音刚落,乔熹悦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端着一盘小糕点。

    昭昭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瞬间被甜品吸引了视线,舔了舔嘴唇,悄声对楚翊说:“爸爸,你想尝尝吗?”

    楚翊抱着昭昭往里走,“爸爸不是很爱吃甜的。”

    “爸爸,妈妈做的东西很好吃的,你就尝尝吧,如果吃不下,那昭昭帮爸爸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