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七十四章 单亲妈妈

    那怎么办?邝浩东犯难了,可还是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踱近小豆豆的病房。

    待邝浩东进病房后,晓靖看邝浩东的脸色就知道邝浩东准是知道了什么,为了不让小豆豆发现什么,晓靖故意让笑笑先陪着小豆豆。

    晓靖让邝浩东陪自己到后花院走走!

    其实,打小邝浩东就一直护着晓靖,儿时,每次听到村里的熊孩子喊晓靖为野孩了时,邝浩东准会发疯的追着喊打。

    所以,有邝浩东,晓靖也觉得很踏实。

    俩人,在医院的亭廊踱步。

    不知为什么,刚走了几步,邝浩东耳边就响起刚刚在医院走廊听到护士的话‘这孩子真可怜,病成那样,连自己的父亲是谁没见过……’

    邝浩东鼓足勇气:“晓靖!晓靖,我可以教小豆豆喊我Dady吗?”

    不知是邝浩东说的语气太委婉,还是晓靖根本没听见,邝浩东见晓靖完全似没听见的自顾自向前走着,遍一把扯过晓靖朝自己,双手抚着晓靖的肩,

    “靖靖!你看着我的眼睛说话,我可以教小豆豆喊我为爸爸吗?”

    邝浩东斩钉截铁的语气,故意把‘爸爸’两字加重,晓靖当然听得懂!

    “浩东!谢谢你!!”晓靖的泪水如潮水般泛滥,一是听到浩东的话很是感动,因为在晓靖的眼里,邝浩东所作的远远超出一个父亲所能做到的;二是晓靖也从医师哪里得知小豆豆的病情化验报告。

    抑制不住心头的泪水,晓靖扒在邝浩东的肩上,哭……

    不远处,一个俊朗的男人推着一位老太太晒太阳,“海!你往那边推推,那边的阳光好!”

    厉陆海一边推着奶奶的轮椅拐弯,一边应声“好”!!%^*

    轮椅还未完全转过弯,厉陆海的双眸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从侧面看,自己朝思暮想的影子,扒在一个陌生的男人怀抱。

    厉陆海伫足而立,定眼眺望,也许是邝浩东海拔之高,从厉陆海的视角度看,不能完全看清晓靖的脸,但是从眼前女人的举止看,似在止不住的抹眼泪。

    “她在哭?”不知为什么,厉陆海的心口中隐隐作痛,止不住迈开脚步,想跑过去问个究竟时,听到奶奶不耐烦:

    “海!你这孩子,我让你推着晒太阳,你竟然把你奶这老婆子轮椅横在这走廊中间不管了,你还不睁眼看看,别人怎么过路?”(!&^

    当然,老夫人的轮椅是横在亭廊路中央的,正好背对着晓靖,老夫人见自己的孙子还在发愣,止不住扯着嗓子喊:“我倒是问你话呢?”

    厉陆海向前迈了一步,听到奶奶的话又退回来,止不住:“她竟然哭了!”

    “谁哭了?我问你话呢?你看见谁哭了,是不是同情心泛滥,就不同情你奶奶我这个大老婆子了?!”

    厉陆海闻音,忙双手扶着奶奶的轮椅扶手。

    奶奶一直追问:“你到底看见谁哭了?”

    “奶奶!你看见没有?”也许是厉陆海一时激动,竟然忘了奶奶的轮椅是横在路中央的,正好背对着一个人,怎么会看见一个人哭。

    “我看你是看偶像剧看花眼了吧?!”奶奶取笑兼小责备。

    厉陆海为了更加近距离的找到刚刚的一个人影,把奶奶推在走廊一侧,稳定后,疯也似的像刚刚看到的人影跑过去。

    “人呢?”厉陆海自问自答,“我明明刚才就看到她在这个亭子旁边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厉陆海对刚刚看到的人影,没有捕捉到,很是失落。

    邝浩东陪晓靖回病房后,想起刚刚晓靖没有答应自己,那就是拒绝吗?

    “叔叔!我可以摸摸你的脸吗?”小豆豆好奇的摸着邝浩东的胡子问:“叔叔!是不是等我长大了,也会像你一样!”

    “嗯?”邝浩东摸着小豆豆的小手,原来,小家伙在自己脸上胡拉,是摸到了胡子啦!

    “你摸摸、再摸摸,叔叔的胡子扎不扎手!”邝浩东逗的小豆豆“嘿嘿”笑。

    转瞬,邝浩东想起王医生的话:这个孩子还有六个月的时间……

    眼角夹着一抹又一抹难以隐忍的暗伤,邝浩东害怕小豆豆还没待胡子长出来,就离他而去。

    为了不让晓靖看出自己的心事,邝浩东借公司事务忙欲离去。

    只是小豆豆伸着小手问:“叔叔,你要去哪里?你可以做我的爸爸吗?”

    “小豆豆乖!叔叔要去买剃须刀,就是刮胡子的东东,那样小豆豆再摸叔叔的胡子就不会再扎走了、”

    “叔叔!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可以喊你一声Dady吗?”

    “当然可以!”邝浩东伸出脖子,让小豆豆甜甜的喊了声“Dady”,又亲了亲腮帮子。

    小家伙如个小大人似的:“叔叔!你的胡子可真扎!”

    “等着叔叔!等叔叔买回剃须刀,让小豆豆再亲,就不会再扎啦!!”

    小豆豆依依不舍的和邝浩东挥手“拜拜!”

    走出病房,邝浩东回味着小豆豆给自己的甜蜜,认为所有的付出都值了。

    只是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在晓靖面前提起儿女情长,最关键的是治好小豆豆的病。

    那么怎么找到与小豆豆相匹配的血缘呢?

    邝浩东思索再三,总不能给小豆豆发个寻爹启示吧!凝眉深思,邝浩东一拍大腿叫道:“对了!”

    晓靖不在sos村做过自愿者,又在*乡村任职,还收养了无亲无靠的笑笑为干女儿,这些都是爱心正能量的传递,何不让社会大家庭去献出一点爱呢?

    邝浩东认为晓靖为社会付出了那么多,肯定会有爱心人士为之感动,来医院看望小豆豆,那么小豆豆一上镜,他的亲生父亲会眼瞎?不知道自己的亲儿子患病?得知自己的亲儿子患病,小豆豆的亲生父亲一定会水落石出、第一时刻赶到医院,那么小豆豆的病就有救了!

    本就睿智机智的邝浩东,找到媒体报社和新闻,把晓靖的事一五一十给讲述出。

    很快,社会各大媒体进行报道:“一位爱心天使,单亲妈妈,用自己平凡的生命谱写人间最美的凯歌,先后在sos村、美丽乡村、收养孤儿……献爱心,那么这个社会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病房,晓靖刚一开门,还未踱出病房门口,被镜头围住:“请问你就是单亲妈妈素晓靖,你对sos村献爱心和建设美丽乡村,到偏远地区任教……”

    “请问我们可以为小豆豆做些什么吗?你给了社会光和热,同样,社会也应该回馈你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