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86章 羡煞旁人

    “就是啊老公,人太多了,过去也祝不了寿,所以我和小白就在这里先等等,刚才跟大家聊得挺开心的。”

    围观了刚才那一场口水战的众人:“……”

    聊得挺开心的?

    我信你个鬼哦!

    是怼人怼得挺开心的吧?

    江彦柯却露出欣慰的笑容,看着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就这样一左一右地挽着自己的胳膊,感觉非常幸福!

    “聊得开心就好,我还怕你们今天来了不习惯,没想到是我想多了。”

    不不不!你真的想多了,不过她们不是不习惯,是太彪悍了!

    众人在心里呐喊。

    而杜潇雨哪里还有之前强势的样子,这会儿依偎在江彦柯的旁边,明显就是一副小女人的作派。

    再看看江小白,虽然没有杜潇雨看起来那么柔情似水,但是她明显也在扮演乖女儿的角色。

    一人一口一个爸爸,一人一口一个老公,一家三口就这样亲亲密密地朝着人群那边走了过去。

    等人走了以后,众人面面相觑,突然有人小声地叹了一句。

    “我怎么突然觉得,这江家的老三……貌似还挺……幸福的?”

    说话的是个男人,而且他这句话,也说出了在场男性的心声。!%^*

    自己的老婆柔情似水,女儿乖巧听话,对外强悍,对自己的时候却都听话无比,一个是老婆一个是女儿,还不会打架,相处融洽,可不就是人间至伦之乐嘛……

    唉,原本还在可怜江彦柯的男人们突然无比羡慕起他来。

    江家老太太被大家伙簇拥着。

    今天是她的七十大寿,当年她奋力生下了三个儿子,年纪轻轻老公就丢下了她跑了,然后她自己一个人把三个孩子拉扯大,现在终于看到自己的儿子有了成就,还给她办了这么大的寿宴,心里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虽然当年年轻的时候,老公丢下她跑了,她心里有不平,有愤怒,也有很多委屈,但是她作为一个母亲,是根本不可能丢下自己的孩子跑掉的。(!&^

    所以她一个人咬牙带着三个孩子这样过来了。

    江小白是知道这些事情的,也曾经很多次听她的父亲说起过,当初自己的奶奶一个人带三个孩子的时候是有多么不容易。

    也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江小白对这个奶奶的印象也没有那么差。

    她只不过是重男轻女这个想法太过根深蒂固了而已,但在某种意义层面上,江奶奶却是一个特别坚强,又伟大的女人。

    如果,她能对自己和父亲还有她母亲都去掉成见就好了。

    “妈,潇雨和小白来了。”

    江彦柯将自己的妻女带到江家老太太面前,微微出声提醒了一句。

    老大老二的妻子和孩子都已经向江老太太问过好了,这会儿都站在附近,看着她们。

    杜潇雨作为母亲,先以身作为向江老太太祝寿。

    江小白后上,两人祝寿都比较简单,不像老二的妻子,说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江老太太虽然不喜欢这老三的妻女,但毕竟今天是寿宴,场上有多少外人她一个老人家心里非常明了,这个时候自然也就没有找她们说什么,就是态度淡淡地点了点头,没有对老大老二她们那么热情。

    祝完寿之后,江小白和杜潇雨便也跟着大家站到一旁了。

    江梅站在自己妈妈身边,她刚才祝寿的时候,说了好长的一段话,把老太太哄得开开心心的,为的就是让奶奶多喜欢她几分。

    而她今天在江小白那里所受的憋屈,就准备从奶奶这里讨回来的。

    可是没想到奶奶今天居然没有找江小白母子的麻烦,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这怎么可以?

    江梅心里不服气,所以看江小白站回去了,便马上出列,跑到了江老太太的身边挽住她的胳膊。

    “奶奶呀,梅梅有话想跟您说。”

    看到江梅突然跑到老太太身边,江小白只觉得眉心一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个江梅,不会在这个时候还想使坏吧?

    想到这里,江小白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大伯母的最大的儿子江佑却突然开口道:“江梅,今天是奶奶的寿宴,宾客都在等着呢,你有什么话,等晚点再跟奶奶说。”

    江梅没想到堂哥居然会阻止她,愣了一下然后道:“我,我现在就要跟奶奶说,就几句话而已嘛。”

    江佑脸色不太好看地道:“就几句话的事情你就不能等后面再说,现场宾客这么多,难道要大家都等你一个人?”

    江老太太听言,也露出笑容,拍了拍江梅的手:“梅梅,有什么话就晚点再说吧,你先回去。”

    “可是……”江梅不死心,眼神瞪向江小白所在的位置。

    江小白见她看向自己,勾起唇朝她挑了挑眉,眨了眨眼睛。

    这样的反应看在江梅的眼里,简直是一种示威,挑衅,她一下子就怒了,直接大声道:“江小白,你这是什么眼神啊?我只是想跟奶奶说话而已,你看见我被赶下来了,你就这么得意吗?”

    江小白:“……”

    这江梅怕不是个智障吧,江老太太都发话让她先不要说话了,明显就是很在意今天这场寿宴。

    能不重视么?

    这可是江家三子第一次给自己的母亲办这么大的寿宴,而且还请了很多人,这外面的人谁不知道江老太太爱面子,而且这是她的七十岁大寿,江梅这样做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脸。

    “奶奶,我不是要跟您说别的,我就是想跟您说,小白她太过分了,毕业以后不出去赚钱,天天窝在家里等着三叔和三婶养她。奶奶,您之前教导过我们,凡事都要靠自己努力,不能光靠父母的对不对?可是小白她一点都没有记在心里,上学的时候就不努力,如今出了社会,她还是这么没用。奶奶,趁着今天她来了,您多说说她呗,她再这样下去,我实在是心疼三叔三婶……”

    众人:“……”

    江小白:“……”

    她无语地看着江梅。

    以前她还觉得江梅有那么一点脑子,可是今天却完全见识了,什么叫傻帽,二缺。

    她究竟是多讨厌自己啊,才会在这种时候急着告自己的黑状,甚至不惜把自己给搭进去。

    江小白单手托着下巴,表情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