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64章 老婆,你还是担心我的

    豆大的雨水打在他的身上,雨水沿着他的下巴往下滚,跟小河似的。

    而他脸色惨白,似乎已经筋疲力尽了。

    可他还在强撑。

    言晚心脏仿若被什么扎似的,一阵比一阵厉害的难受。

    这时,霍黎辰的手忽然没握住轮椅把手,打滑了,他高大的身躯本来就站的困难,这下失去重心,就朝着前面倒去——

    前面是水泥地和雨水坑,这摔下去得多疼!

    而且他的腿还在恢复中,更是受不得伤的呀。

    言晚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再也顾不得什么,急忙跑过去,本能的就将他给扶住。

    她的身材娇小,正面扶住霍黎辰,更似整个人窝在他怀里抱着他。

    熟悉的气息伴着雨水的润气传来,让言晚的心脏一阵阵的颤动,生疼。

    她强行克制着心里的情绪泛滥,将他稳定之后,就要后退离开。

    霍黎辰却手臂环着她的腰,将她再一次给按在怀里。

    紧紧地。

    “老婆,你还是担心我的。”

    他的声音有着特有的低沉磁性,还有着几分委屈似的。!%^*

    言晚的心脏仿佛被什么撞了下,鼻子发酸,泪水忍不住的就滚了下来。

    混合着雨水,在脸上根本分不清了。

    她难受的厉害,紧紧地咬着牙,才使劲儿的将他给推开了些。

    “霍黎辰,我们离婚了。”

    她提醒他。(!&^

    霍黎辰微微皱眉,“我没有签字。”

    就不算离婚,也不可能离婚。

    言晚心里又是一阵阵发苦,原本坚定拒绝要离婚的心思,看着他现在这个模样,她却似乎有些茫然了。

    还是看不得他受伤,还是见不得他生病。

    还是对他牵肠挂肚,为了他所做的事情而心神激荡。

    可是……

    言晚泪眼模糊,声音哽咽的厉害。

    “你何必这样纠缠呢?让彼此都难受。”

    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决心才死心的从他身边离开的。

    天知道她有多想念不舍他的怀抱,可一想到他的心里却又装下了别人,她却又无法接受。

    霍黎辰紧紧地拽着言晚的肩膀,目光坚定极了。

    “我这辈子,唯一纠缠的人也就只会是你。老婆,我是来道歉的,真心诚意。”

    还在说道歉。

    搓衣板都还被他的一只手拿着的。

    这么铁了心要在雨里下跪给她道歉么?言晚一阵儿的无言心酸。

    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衣服被淋润透了,透着生生的冷,更何况还有伤在身的霍黎辰,只会更加难受。

    言晚也不再这个话题上纠结,道:

    “我们进去再说。”

    霍黎辰神色微动。

    随即,紧紧圈着言晚的手臂,放开了些,只要她想后退就能马上和他分开。

    他的声音低沉而固执,“你先进去躲雨吧,洗个热水澡,换套干净的衣服,别感冒了。”

    言晚怔怔的看着他。

    他还不进去?

    瞧着他留海上的雨水哗啦啦的滚落,言晚越发的担心着急。

    “你到底还想干什么?”

    “让你原谅你。”霍黎辰一字一句,虚弱却坚决,“我是来认错的。”

    言晚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这么固执,还这么任性。

    这么会糟蹋自己的身体!

    言晚心烦心乱极了,忍不住吼道:“你在这样不进去,这辈子我都绝对不可能原谅你了!”

    霍黎辰眼睛倏得滑过一抹亮光,嘴角欣喜的上扬。

    “你给原谅我的机会了?”

    之前可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言晚:“……”这个男人!

    她懊恼极了,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却突然被他一用力,又给抱进了怀里。

    霍黎辰紧紧地抱着她,薄唇贴在她的耳边,缠绵极了。

    “老婆,对不起,我承诺过不会骗你,但是我没做到。是我的错,我保证只此一次,以后绝对不会了。”

    骗她……

    霍黎辰确实是骗她了。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变心了。

    这是无法原谅无法逾越的鸿勾,除了离开,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我不该瞒着你去应付安吉拉,和她演戏,试图拿到解药,私自处理了她的事情。我骗你说晚上没出去过,瞒着你和安吉拉的事情,本是为了不让你知道了担心多想,却让你受到了更大的伤害。

    是我错的厉害,你想怎么罚我,我都接受,包括跪搓衣板。别的夫妻也会这样罚老公跪,跪完了就气消了,你也罚我,也消气了,好吗?”

    他的声音温柔极了,温柔的仿若是做耳部按摩,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沉浸在这温柔乡之中。

    点头原谅他。

    可是!

    言晚一秒后意识到不对劲,霍黎辰这说的都是什么,为什么和她想的完全不对,跑题了?

    她急忙往后仰开了些,神色闪烁的盯着他。

    “你说什么解药?什么演戏?你和安吉拉之间难道不是……”

    她嘴巴张张合合了好半天,也没能将后面的话说出口。

    光是想着,她就又是心脏刺痛的厉害。

    霍黎辰神色温柔,耐心解释,“我眼光那么高,怎么可能看上安吉拉那种女人?老婆,你是既不相信我的爱,也不相信我的眼光?”

    说着,他的语气里有着很多分的不满。

    言晚却怔怔的僵站着,心脏狂跳,仿若隐隐约约的可能意识到了点什么。

    她浑身的血都逆流了,紧张的声音都是绷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赶紧给我讲清楚!”

    “你别急,你想听我都给你讲。在我被绑架带走的时候,那两个黑衣人就是安吉拉的人,安吉拉给我下了特效的安眠药,催眠了我的潜意识,让我潜意识的爱上她。

    所以那之后,我会下意识的注意安吉拉,也会下意识的吃下她做的东西。”

    听着霍黎辰的话,言晚骇然的瞪大了眼睛,完完全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她经历过梅姨的催眠,那是一个艰难并且循序渐进的过程,还需要被催眠人的配合的,否则难以成功。

    说是催眠,也有很大成分是自我催眠。

    让她混淆觉得自己就是夜思思的时候,也经历了很长一段的时间才成功的,所以连解开催眠都需要一周的时间。

    因此,她根本就没有想过,霍黎辰是被催眠的可能。